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黑龍江  >  社會萬象  >  稀罕事兒
搜 索
花甲之年or三十而立 曬照18歲冰城各年代人集體致青春
2018-01-14 08:14:07 來源:生活報  作者:王曉晨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生活報1月14日訊 最近一段時間,很多人都有這樣的體會,2018年朋友圈最火的內容是曬『18歲照片』。那些平時拿著保溫杯,張口閉口不離枸杞與養生的親朋好友,齊刷刷曬起了自己的18歲舊照。不論是花甲之年懷念芳華歲月,還是三十而立追憶青春舊時光,那些或意氣風發,或滿臉青澀的『18歲照片』一下勾起了大家圍觀的熱情,也讓2018年平添了幾分懷舊的味道。日前,生活報記者采訪了幾位不同年齡段的讀者,和他們一起聊聊那些別具年代感的18歲記憶。

  50後:

  知識青年上山下鄉

  掙32元還郵回10元補貼家

  1950年出生的井春生,18歲那年正趕上知識青年上山下鄉。1968年10月5日,在親友和同學們的歡送聲中,他來到了綏棱農場,在那裡一待就是八年。井春生說,他下鄉前是哈爾濱市第八中學的學生,從來沒乾過農活兒。在農場第一次參加拔草勞動,他誤將地裡的幼苗當雜草拔掉,受到批評。那時他纔知道雜草是白根、扁形的,而谷子是紅根、圓形的。井春生第一次拿鋤頭鏟地,由於不懂要領,一上午下來,手被磨出了血泡,火辣辣地疼。第一次用鐮刀,不小心把腿上劃出個大口子,直到現在還留下一道疤痕……慢慢地,他適應了農村的艱苦環境,還練就了一手過硬的鐮刀本領。

  井春生作為家中的老大,他要幫父母分擔養家的重擔。在農場,每月掙32元,井春生會郵回家10元,貼補家用。1975年,井春生返城回到哈爾濱進了工廠。錯過了讀大學的機會,這成為井春生的遺憾,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他通過自考取得了大專文憑。退休後,閑不住的他,還利用在農場學的木工活兒,幫朋友打家具,喜愛文學的他,已是省楹聯協會會員,生活過得充實而有意義。

  60後:

  為買塊上海手表打一年零工

  上世紀七十年代末,自行車、手表等商品逐漸走進人們的生活。1978年全國高考錄取率不足7%,高考失利後,18歲的修偉良,來不及傷心就開始為能有塊上海牌手表的夢想而打拼。

  『高中時,家庭條件好的同學就戴上手表了,這讓所有的同學羡慕不已。』當時,修偉良相中了一款上海牌手表,售價是125元錢。修偉良知道想要手表只能靠自己。這時,有位親戚告訴他,哈爾濱一家大飯店招臨時工。面試時,招工的人讓他做個自我介紹,結果性格內向、靦腆的修偉良害羞地憋得臉通紅,說不出一句話。一些學歷不及他,但善於表達的人都被錄取了,他卻被刷下來了。這件事對他觸動很大,當天晚上他趴在床上哭了一夜。

  為了攢到買上海牌手表的錢,他四處打零工,掄大錘、挖地溝、運垃圾,早出晚歸,別人不願乾的髒活累活他都乾。『有時候,累得連口飯都不想吃。』即使這樣,他也要趴在床上拿出兜裡的紙條兒看上幾眼。原來,招工失利後,他分析了自己的弱點, 『我寫、算都行,就是性格太內向,沒有自信。』於是,他給自己下了個指標:每天背五個成語,或兩句有文采的句子,並把好詞好句摘抄在紙條兒上,沒事就拿出來念。一年後,那家大飯店再次招臨時工時,他已經不再那樣不知所措了,並如願被錄取。

  參加工作前,修偉良拿出打零工的積蓄,買了向往已久的上海牌手表,那塊手表,他整整戴了15年。而他兜裡裝紙條兒、練口纔的習慣一直沒有丟掉,後來他還開辦了口纔學校。

  70後:

  高考前母親車禍去世假期打工掙學費

  1997年春節過後,18歲張艷鳳正准備高考,父親母親去鄉下參加親戚的婚禮。因雪後路滑,他們乘坐的小客車翻車,張艷鳳的母親當場死亡,父親受重傷,原本幸福美好的家庭,瞬間支離破碎。

  18歲的張艷鳳帶著15歲妹妹支橕起這個家。姐妹倆白天在學校上課,放學後照顧重傷在床的父親。

  高考時,成績優異的張艷鳳選擇了學費較低的師范學校。暑假為了分擔父親的醫藥費以及自己的學費,她應聘到一個中小型的肉類深加工企業做假期合同工人。一個月後,當她用滿是傷痕的雙手接過用自己勞動換來的第一個月工資800元的時候,心裡滿是喜悅……

  大學畢業後,張艷鳳來到哈爾濱市一家大型藥企。如今,她利用業餘時間建立了戶外運動群。她說自己的母親去世的早,看到阿姨們能快樂地出游,心裡無比快樂。

  80後:

  和伙伴游金字塔遭遇『宰客』機智脫險

  2002年,18歲的凌明照到烏克蘭留學。因為距離開學有一段時間,凌明照和一個來自湖南的中國留學生去土耳其和埃及旅游。

  兩個男孩到埃及的金字塔旅游時,遇到了麻煩。他們乘坐旅行社的大巴車來到金字塔景點。下車沒走幾步,他們就被兩個拉著駱駝的人推到駱駝身上, 『我當時就想,他們肯定是要錢的。』凌明照說。果然,其中一個人把他們的數碼相機拿走了,說要給他們照相,騎行了三五十米,拍了兩三張照片,就強行收費,不給錢就不還相機。 『這是宰客啊!』凌明照和伙伴跟他們用英語吵起來了……結果這時又圍過來四個當地人,凌明照有些緊張,但看見不遠處有警察巡邏,他立刻搶回相機,拽著朋友,往警察方向跑。回到旅游大巴車上,導游說他們的做法很危險,他們原本花點小費就可以解決問題,如果沒有警察,他們很容易吃虧。 『年輕嘛,就是不能忍受被欺負,好在我們反應還算機敏。』凌明照有些後怕地回憶道。這次經歷,讓他見識到成人社會的復雜,也明白了解決問題的方式絕不應是莽撞地對抗。大學畢業後,凌明照回到家鄉哈爾濱做生意,找了一位在哈爾濱學習的俄羅斯姑娘做妻子。

  曬『18歲照片』,大家心心念念的不止是那段舊時光,還有一段段難忘的記憶。有人說青春猶如方糖,有棱角,易碎,荒唐而又甜蜜。然而18歲那年的經歷注定銘記他們的成長。

  本版照片由采訪對象提供

責任編輯:王艷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