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黑龍江  >  社會萬象  >  真情時刻
搜 索
那一刻 我們感受到被尊重的美好
2018-03-11 09:22:33 來源:生活報  作者:王曉晨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3月 11日是國際尊嚴尊敬日。生活在世界上誰也不能是一座孤島,誰也不可能離群索居。在與人相處中,要想受到歡迎,就應真誠地關心別人、尊重別人。而能感受到被尊重,當然是最美好的回憶,那信任的眼神,那堅定的話語,令人感受到世間的溫暖。近日,生活報記者就采訪了銘記那些被尊重的人和事,聆聽他們記憶中的那些美好。

  尊重生命

  女醫生講述親身經歷 喚起重病患者生存希望

  講述人:蘇君

  職業:醫生

  『三八節,祝蘇大夫節日快樂。我們一起做美麗的女神,永遠青春靚麗!』3月 8日,收到患者小玲(化名)發來 的祝 福短 信,52歲 的蘇 君笑了。蘇君是哈醫大附屬腫瘤醫院神經外科的專家,同時也是一名接受過兩次器官移植手術的患者。一年前,她和患者小玲相識。從短信內容裡看出小玲已走出病癥帶來的陰霾,還要和她一起做靚麗女神,蘇君一臉幸福的笑容。

  在醫院裡,有一些是重癥患者,面對病情會情緒失控,對這點蘇君非常理解。而患者小玲住院時,則是情緒鬧得最凶的那個。

  27歲的小玲被檢查出患腦膠質瘤,這種病和肝癌、肺癌並稱為三大早亡腫瘤,生存期較短。當得知自己的病情後,小玲整天以淚洗面,拒絕與家人、醫護人員溝通。蘇君見狀,一次次嘗試找小玲聊天,並和她說起自己的患病經歷,『我也是個重病患者,接受過兩次器官移植手術。其實只要人生能挺得住,就會有機會!』小玲聽了大吃一驚,她沒想到眼前這位走起路來風風火火的醫生也是一名重癥患者。也就是從那以後,小玲開始嘗試配合治療。手術、化療,小玲的身體日漸恢復,現在她的病情控制良好。

  蘇君說自己也是一名患者,所以很了解患者的心理需要。『當你尊重生命,站在患者或家屬的角度思考並用心幫他們解決一些醫療問題時,醫患之間的信任關系很快就建立起來了,醫療效果也會變得更好。』蘇君感慨道。

  尊重勞動

  教練要求運動員賽後把雜物帶走 稱尊重別人纔會尊重自己的職業

  講述人:段鑫

  職業:足球教練

  11日,黑龍江FC(原名黑龍江火山鳴泉,本賽季更名為黑龍江FC)即將迎來隊史上的第一場中國足球甲級聯賽。從2016賽季的中乙第10名,到2017賽季以中乙冠軍身份成功衝甲,主帥段鑫為這支球隊帶來的不只是技戰術層面的提昇,更是精神、斗志層面的巨變。段鑫的『秘訣』之一,就是向全隊注入『尊重』的概念。從尊重身邊的每一個人開始,到尊重比賽、尊重對手、尊重球迷,進而尊重足球這份職業,是這支球隊迅速提高的精神源動力。

  球隊隊員們介紹說,去年年初離開冬訓基地前,主帥段鑫召集全隊開會,內容是要求每個隊員在離開前收拾好自己的房間,把所有雜物都帶走,『段導當時還特別強調,他發現有的隊員用酒店的浴巾擦球鞋,這一點非常不好,是對別人勞動極大的不尊重。』他說,只有學會尊重別人,纔會懂得尊重自己和自己的職業,纔能把球踢好。

  每次訓練後,主帥段鑫都要求所有隊員把空水瓶等雜物收拾乾淨;而比賽後,考慮到隊員比較累,段鑫和教練組會親自動手收拾雜物,『段教練以身作則,影響著隊裡每一個人。』隊員認真地說道。

  尊重弱者

  雨天幫盲人打傘過馬路 還暖心謊稱是順路

  講述人:柏大林

  職業:盲人按摩師

  57歲的柏大林是黑龍江省殘疾人聯合會副主席、省盲人協會主席。他在哈爾濱理工大學醫院工作,是一位按摩主治醫師。雖然沒能擁有一雙可以看到光明的眼睛,但憑借驚人的毅力,柏大林卻成了我省盲人中屈指可數通過自考完成大學學業的人,還獲得過『全省自強模范』稱號。

  柏大林說,他一直努力嘗試像正常人那樣生活,自食其力。可是,現實生活中難免會遇到一些困難。比如,在車水馬龍的路口按紅綠燈過馬路,對他來說就是一件難事。下雨天,雜音大,聽聲過馬路就更難了。

  柏大林在哈理工大學也算是名人,曾給學生做過報告。在校園附近,經常有大學生主動上前打招呼尋問他是否需要幫忙。有一天,下著大雨,柏大林琢磨著要怎麼過馬路,突然一名大學生走過來,說和他同路,一直幫他打著傘,扶他過馬路,還把他送到目的地。盲人的聽力特別好。分手後柏大聽出,對方走的方向就是送他回來的方向,所以判斷他們根本不同路。『我知道,人家是怕我不好意思,纔說了謊。』柏大林說,對方刻意保護他的尊嚴讓他很感動。

  尊重人格

  春蕾女童被資助多年 感恩叫『媽媽』卻被婉拒

  講述人:秋雁

  職業:教師

  30歲的秋雁(化名)原來生活在哈爾濱市農村。父親在她3歲時因車禍去世,母親身體不好,母女倆只靠家裡的幾畝薄田維持生活,日子過得相當艱難。但是,秋雁一直學習十分刻苦。上小學四年級時,她成了春蕾女童資助對象,有一名遠在廣州的馮女士一直默默幫助她。

  每學期開學,秋雁都會收到署名為『馮阿姨』的人寄來的生活費。秋雁說,受資助的這些年,有很多次資助人和資助對象見面的機會,相關部門曾搞過一些聯歡會,但馮阿姨從來沒有參加過,『她怕給我太大的壓力,也不想讓別人知道我一直在受資助,她希望盡最大可能保護一個孩子的自尊心。那些年,我們一直書信往來,在信中她說自己有一個比我小三歲的女兒,還寄來過一家人的合影。馮阿姨說自己小時候家裡條件也不好,後來考上大學改變了命運,所以也想鼓勵我讀大學。』

  大學畢業後,秋雁應聘到南方一所私立學校就業。她給馮阿姨寫信表達感謝,說是馮阿姨幫她實現了求學夢想,在信中稱馮阿姨為馮媽媽。可收到回信時,馮阿姨卻說,媽媽只有一個,就是給予秋雁生命的那個人,而她並沒有那麼偉大,秋雁真正要孝順和回報的那個人是自己的母親。雖然資助了秋雁很多年,但她沒想過要任何回報,只是希望已成為教師的秋雁在遇到困難學生時,也能伸以援手。

責任編輯:王艷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