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黑龍江  >  社會萬象  >  稀罕事兒
搜 索
龍江 『尋茶人』: 走遍千山萬水 只為喝杯地道好茶
2018-04-01 06:28:00 來源:生活報  作者:薛宏莉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生活報4月1日訊 眼下,在雲南、貴州、四川、浙江等地,正是春茶采摘時節。

  黑龍江,雖然與之相隔數千裡,但每每此時,茶葉發燒友們都會按耐不住,紛紛南下『尋茶』。似乎走一走茶山,看一看茶樹,親手炒一鍋茶葉,品上一杯滿口留香的好茶,是每一個癡迷於茶的北方人的執著追求。為了這份追求,有人翻山越嶺,隨茶農在狹窄的盤山路上前行;有人絞盡腦汁與制茶人攀關系,只為與『搶茶』的茶商一樣,可以分得一點兒好茶;還有人經歷種種後,依然留下了『喝得到、拿不走』的遺憾……

  近日,記者找到了幾位龍江『尋茶人』,聽他們講述自己走遍千山萬水,只為喝一杯地道好茶的故事。

  為買一個鐵觀音『球茶』 在制茶高手家裡守候一整天

  要講龍江茶友的尋茶故事,鐵觀音不能不說。自打龍江人告別『一個玻璃杯、一把茉莉花』的喝茶時代,選擇『壺、碗、杯、盤、托』的品茶方式後,鐵觀音就成了在我省一度熱賣的茶葉品種。『從2003年前後開始流行,大約持續了七八年。』黑龍江省茶文化學會的會長錢棟寧說。

  錢棟寧第一次真正意義上接觸烏龍茶是在2000年。『我1994年開始喝茶,但當時不懂茶,就是什麼貴買什麼。2000年的一天,有個同事聽說我也喝茶,就邀請我去他家坐坐,其間給我泡了一壺茶,說是鐵觀音。我一喝,跟平時我買的茶味道完全不一樣,這纔意識到以前是花了「大頭錢」。』

  『當時,黑龍江的茶文化氛圍尚未形成,北方人不懂茶,所以市場上也很難買到性價比匹配的高品質茶葉。』什麼纔是真正意義上的好茶?怎樣區分好茶與壞茶?那次品茶經歷觸動了錢棟寧。巧的是,當時論壇、 QQ開始流行,錢棟宇在網絡上學習,並由此結識了不少南方茶友。

  『紙上得來終覺淺,只有深入原產地,纔能更了解茶。』於是,2003年,在一位南方茶友的幫助下,錢棟寧前往福建尋茶。這些年他走過很多地方,了解了很多茶品。起初只是走走看看,學習一下茶的制作工藝,後來去的次數多了,就知道哪個村子、哪片地產的茶葉品質最好,哪位制茶師傅做出的茶最好喝了。

  福建省安溪縣祥華鄉以盛產質量上乘的鐵觀音而聞名。在鄉裡,錢棟寧認識了一位『老陳師傅』。他是制茶高手,每年采茶季,老陳家裡都會蹲守著多位收茶人茶商,就等著好茶一『出爐』立馬『瓜分』。

  制作鐵觀音時,有一道工序叫『包揉』,會把茶青(從茶樹上采摘下來的嫩芽,是制茶的原材料)擠壓成籃球大小的狀態,俗稱『球茶』。錢棟寧說,茶的口感受天、地、人等諸多因素影響,即使是同一個師傅制作的一批茶葉,兩個『球』之間也會有細微的味道差異。一些茶廠會把同品質的若乾個球拼配在一起做成一款茶,而一些資深茶葉發燒友往往更喜愛『口味更純』的『球茶』,於是賣高端茶的茶商投其所好也盯著『球茶』。制作鐵觀音,一般中午采摘,晚上制作,他們在老陳家一蹲守就是一整天。錢棟寧自己想買不拼配的『球茶』,只能和他們一樣寸步不離,就怕一轉身茶葉『出爐』被別人搶光了。有時候不能去茶山,他就和老陳攀關系,郵寄東北土特產給對方,找老陳的『關系戶』叮囑,可即使這樣,錢棟寧發現郵購回來的茶葉品質永遠沒有在現場拿到的品質好。

  出差喝到一杯『新品』 竟吸引讓他直奔原產地

  一年之計在於春,對於茶葉的采摘也是如此。茶樹經過一冬的休養生息,春季采摘,被認為是一年中品質最好的。所以每每此時,茶山都會吸引不少茶葉發燒友去看茶、學茶和尋找好茶。31歲的哈爾濱茶葉發燒友張振就曾多次深入茶山。他10年前接觸茶葉,尤其對綠茶情有獨鍾,曾先後前往過貴州開陽、四川峨眉山、杭州西湖龍井村、浙江安吉、安徽黃山等地尋茶。

  談到尋茶故事,張振感觸最多的是去貴州開陽。『2010年,我和一個家裡做茶葉生意的同學相約去開陽。那是我第一次去尋茶。這之前我有一段時間特別喜歡喝綠茶雀舌,但是每次買來的雀舌經常有人說是竹葉青。我在哈爾濱問過好多人,得到的答案五花八門,於是萌生了去茶葉原產地了解一下的想法。只有品嘗過了原產地的好茶味道,纔能學會區分好壞。』張振說,那次,在同學的帶領下,他參觀了茶廠,見識了綠茶的制作工藝,還去茶農家看了茶樹的生長環境。當茶農給他拿出一泡雀舌讓他品嘗後,他纔知道,這和他買的茶口感有很大差異。後來,張振又去了四川峨眉山,那裡是竹葉青的主產地。再次品嘗後,張振意識到自己當初買的雀舌,也不是竹葉青。

  『茶葉的水太深,走得多了,見識廣了,嘗到了更多的好茶,買茶纔不會上當。』張振說,經過這幾年的尋茶,他只要跟熟人一打聽當年茶葉采摘的人工成本,以及天氣情況,就能判斷出售賣給他的茶葉價格合不合理。比如說,一種茶,各種成本核算下來最低也得1000元,那600元賣給你,絕對是看你不懂茶欺騙你。

  在張振的尋茶經歷中,最值得一提的還有2016年去浙江安吉。當時,張振到上海出差,原本打算辦完事後經貴州到北京參加一個學習班,但因在朋友那裡品嘗到了一款『新品』 ——安吉白茶,於是選擇『改道』直奔主產地浙江安吉。這種衝動,其實只有尋茶人纔能理解。

  驅車六小時 只為到深山喝一杯『純正名普洱』

  在龍江品茶人中,有不少人是普洱茶的發燒友。

  一提起普洱茶,就繞不開『山頭』兩個字。雲南西雙版納地區是普洱茶的主要產地,但一方水土一方茶,一山一寨、一地一味,每一個山頭普洱茶的滋味都不同。尤其倚邦、易武、攸樂等『古六大茶山』和老班章、冰島、昔歸、曼松、南糯山等『名山頭』,簡直就是茶比金貴。

  每年春茶采摘季,很多茶友驅車千裡奔赴茶山,目的就是為了一睹普洱名茶古樹的風采,如果在當地能品上一杯真正純料的古樹名茶就更錦上添花了。但是,即使沿著蜿蜒、狹窄的盤山道驅車幾個小時到了那裡,沒有接洽的朋友引薦,也不一定能喝到那些品質純正的名普洱茶。

  2014年,黑龍江省茶業協會的會長張莉莉到易武出差,曾想到曼松寨買一點兒茶帶回來。當時還是在一個朋友的引薦下,驅車六個小時來到曼松寨附近,找到了一個其他村寨的村長,村長的妹妹是曼松寨人,村長親自領著張莉莉上門,也只是喝了一泡純正曼松古樹茶。張莉莉說想買,對方說不賣,一是因為價格太貴了,另一個是村長妹妹家當年自留下來的也就一斤多。

  去年采春茶時,哈爾濱茶友丁曉萍也曾到曼松寨尋茶。她帶了20萬元進寨,就想買一點曼松茶帶走,可茶農告訴她,寨子裡的茶都被茶商包了。

  隨著名山名寨的古樹茶價格越漲越高,這幾年,越來越多的茶友開始找一些名山附近性價比高、口感與名山相似的山頭作為替代品,比如小戶賽替代冰島,但價格會相差很多。『現在是市面上很多人拿小戶賽的茶來充冰島。所以必須到原產地深入考察,纔能真正找出二者之間區別,纔能明明白白地消費。』丁曉萍說,也正是因此,她在2015年第一次尋茶就選擇去了小戶寨。用當地的水泡當地的茶,不但品到了『真品』,而且別有一番韻味,這也是尋茶的魅力。照片由采訪對象提供

責任編輯:彭佳麗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