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黑龍江  >  社會萬象  >  真情時刻
搜 索
冰城『無眼』老人王秉森:心頭陽光是我照亮生活的眼睛
2018-04-15 09:33:12 來源:生活報  作者:於海霞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生活報4月15日訊 2018年的春天即將來臨,窗外馬上就會是鮮花盛開、鶯歌燕舞的繽紛世界,但這一切與他無緣,60多年來,陪伴他的只有無邊無際的黑暗……他,從出生那一刻就睜不開雙眼,卻以自己的方式在黑暗中探索幸福生活。

  他,名叫王秉森,現年67歲,是哈市道裡區的一名低保老人。

  生來沒眼睛黑暗裡度過60多年

  在哈市道裡區顧鄉菜市場,每天早市、夜市人們都能看到一個雙目緊閉的老人,拄著拐杖,拎著購物袋,和其他市民一樣挑選蔬菜,討價還價。『王大爺,今天來點兒啥菜?猜中了給發紅包不?』賣菜的大姐們都喜歡和王秉森調侃,她們說,附近的居民和商戶都認識王大爺,他一個人居住,買菜、購物、交水電費、修插座、裝電扇,無所不能。若非知道老人天生就沒有眼睛,這一切還挺令人難以置信。老人的這份堅強、自立,讓每一個健全人見了都禁不住贊嘆。

  清明節前夕,生活報記者來到王秉森大爺的家,目之所及一塵不染,潔淨的地板上甚至連根兒頭發都沒有。『我雖然眼睛看不見,但心裡有一個亮堂的世界,我的生活跟正常人沒兩樣,你們能乾的事我都能乾。』王大爺一邊笑呵呵地說,一邊挽起袖子准備做飯,他說一會兒有個九年未見的表妹要來,自己得露一手。記者想幫幫忙,被老人果斷拒絕了,洗菜、摘菜、點火、炒菜,每一道工序王大爺都了如指掌,在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裡,八道色香味俱全的家常菜全上桌了。

  據王秉森講,自己的老家在遼寧省開源縣附近的農村,家裡有兄弟姊妹六個,父母以種田為生,他排行老四,也只有他生來就沒有眼睛,後來上醫院諮詢纔知道自己患上了一種罕見的基因疾病——無眼癥,它的發病率大約為萬分之三,一些患兒部分缺少眼球組織,一些患兒徹底沒有任何眼球組織。『非常不幸,他的眼眶中什麼也沒有。』王大爺說,醫生的這句話至今還在他的腦海裡回蕩,他也不明白,是什麼樣的變異,可以讓人沒有形成眼睛呢?沒有眼睛,等於一輩子都要生活在黑暗裡。

  心中有『地圖』熟記每一處的物體

  『一個無眼人要想活下來,就得自立自強,我不甘心做一個沒用的人。』為了走出一條生存之路,16歲時,王秉森獨自到開源縣學按摩,初次來到陌生的城市,身邊是轟隆隆駛過的汽車,耳邊是各種嘈雜的聲響,對於習慣了安靜的農村生活的王秉森來說,是一種極大的挑戰,上樓梯要摸扶手,走路要找盲道,坐車去商場都要經過幾十次熟悉地形,摔得鼻青臉腫、撞到路人是常事。『走路不長眼睛啊!』『你瞎啊!』每次聽到這樣的謾罵,性格爽朗的王大爺都會微微一笑:『說得沒錯,我就這樣』。

  按摩技藝需要大量實踐,王秉森想盡快掌握這門可以養活自己的手藝,就拿自己的身體做練習。生硬的手法難免造成傷害,那段時間,王秉森身上到處都是血印,傷疤疊著傷疤,但他全然不顧,經過兩年的學習,王秉森基本自己獨立工作,他一天最多按摩幾十個人。他說:『我太想成功了,按摩給了自己活下去的信心和勇氣』。

  嫻熟的按摩技藝讓王秉森有了養活自己的信心,在46歲的時候他跟隨朋友來到了哈爾濱。在舉目無親的城市裡,王秉森通過觸摸、嗅覺、聽覺等去感受這座城市的氣息。『我把一切事情都往好了想,今天比昨天強,明天比今天還好,活著就是賺了。』王大爺說,在按摩之餘,他開始一趟趟地去道裡、道外、南崗溜達,熟悉那裡的地形、街路、商場、公交車站,和那裡的人交朋友,自己練習著去銀行取錢交費、到市場買菜。雖然王秉森沒有眼睛,但他心裡有一份特別的地圖,每去一個地方他都會熟記一些物體和聲響,然後再憑經驗摸索去找,直到熟悉了解它們。

  老人的臥室裡有盞3瓦的節能燈,床的正上方有一個拉著明線的三葉簡易風扇,都是王大爺裝的。從來沒有上過學,什麼也看不見的人怎麼做到的?王大爺說:『我從小喜歡鼓搗電器,當時村裡大廣播喇叭的線包斷了,我就拆開摸哪根線斷了,然後再重新接上纏好,打開一聽又能響時,特別有成就感。零線、火線我都能摸得出來,從來弄不混線。我的手就像你們的眼睛,另外我還能記得住各種電器的線路和零件位置。現在家裡的電器壞了,先拉電閘,然後挨個零件和線路摸,摸著摸著就知道哪兒出了問題。這些年接電、修電器從未出過差兒,更沒受過傷。前些天,家裡老舊的多項插座接觸不好,我拆開一摸,是元件松了,重新弄弄就好使了。』

  妻女離世『感謝她們讓我幸福過』

  『我的生活不是那麼淒慘的,也幸福過,所以我很感恩。』據王大爺講,他剛來哈爾濱時,找了一個盲人老伴,而且帶著一個十多歲的女孩,前幾年一家三口過得不錯,他在外面按摩掙錢,老伴在家做飯收拾屋子,王大爺感到特別溫暖。可不幸的是,幾年後,女孩得尿毒癥去世了,老伴也跟著去世了,家裡又剩下他孤零零的一個人了。

  好在老伴走時給他留下房子居住,讓他老了有個『窩』。老伴去世後,社區為他辦理了低保。『每月500多元的低保費,省吃儉用也夠用了。』為了省錢,王秉森都去早市和夜市買菜,商販們都認識他,買啥都讓他自己挑。『唬弄我的人不多,到啥時候還是好心人多!』一個人不能烙餅、包餃子,他偶爾下點兒熱湯面條,燉點兒白菜、土豆、蘿卜。不想做飯時,便索性到樓下吃豆腐腦燒餅,這些生活的小事對他來說都不是問題。

  『家裡的物件,我都放在固定的位置,基本上一摸就能知道。』平時王大爺喜歡哼著小曲乾家務,鄰居李阿姨說,王秉森可會生活了,家裡用具一樣不少,自己還會做菜,總下樓和鄰居聊天,生活豐富多彩,基本不求別人幫忙。

  『眼沒了心要亮人要活個精氣神兒』

  『人,就要活個精氣神兒。』王秉森說,他最喜歡在陽光下散步,感受陽光的溫度。自己沒有眼睛,60多年生活在黑暗中,心卻更明亮。

  王秉森是個熱愛生活的人,家裡養著很多盆鮮花,床上鋪著花床單,就連電視都蓋著漂亮的布簾。每天散步回來,王大爺喜歡打開電視或拿出收音機,調出自己喜歡的頻道,聽上幾首歌或者聽聽最近的新聞。過了60歲,王大爺的頭發開始花白,鄰居告訴了他,他就買盒焗油膏給自己染發。

  前不久,王大爺學會了手機微信,盲人智能手機被讓他玩得非常順手,和好友聊天,發紅包、聽新聞……春暖花開後,他還打算約一些朋友去郊游。

  采訪結束,走出王大爺家,老人非常熟練地將記者送到門口,揮手告別,不禁讓人想起民謠歌手周雲蓬的一首歌《如果你突然瞎了該怎麼辦?》,我們是跳樓輕生給父母打電話不想活了,還是吃飯睡覺一如既往地活著?這個問題,很多人應該問問自己。真有那麼一天,我們能不能像王大爺那樣積極樂觀,對自己說——不要怕,餘生快樂就好啊!

責任編輯:王輝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