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黑龍江  >  黑龍江綜合  >  文衛·體育  >  體育
搜 索
黑龍江省平昌冬奧、冬殘奧優秀教練員運動員先進事跡(一) 韓聰:執手賽場共創輝煌
2018-04-16 21:23:00 來源:東北網  作者:安澤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黑龍江省平昌冬奧、冬殘奧優秀教練員運動員先進事跡(一)

韓聰隋文靜:攜手賽場抗擊傷病共創輝煌

  東北網4月16日訊(記者 安澤 編輯 王艷)平昌冬奧會是韓聰和隋文靜第一次征戰冬奧會。雖然雙人滑項目兩人只獲得了一枚銀牌,比賽結果充滿了遺憾,但對於韓聰和隋文靜來說,能夠勇敢地站在冬奧會賽場,已經是莫大的成功。

韓聰和隋文靜在平常冬奧會賽場上。

  賽前迎接病魔挑戰

  韓聰和隋文靜備戰平昌冬奧會4年時間。這期間,隋文靜的腳傷始終在反復並加重。2016年5月,隋文靜接受右側腳踝外側副韌帶重建和左側腳踝肌腱復位手術。在距離平昌冬奧會開賽僅剩下不到21個月的時間,做這樣的手術,對一個運動員來說意味著十足的風險——恢復好了,她可以繼續站在賽場上為國爭光;而一旦出現任何閃失,或許他們的奧運夢有可能就此被無情終結。

  手術後,隋文靜對韓聰說,是她自己簽下的手術同意書,手術過程中處於半麻狀態的她,聽見了每一顆釘子敲進骨頭的聲音,甚至聞到了鑽頭磨掉骨頭的味道。聽到這些,韓聰不由得在心裡為她豎起了大拇指。面對困境如此淡定樂觀,這不是每一個人都能擁有的,更何況是一個柔弱的小女孩。

  隋文靜術後經歷了72小時的極限疼痛,接近3個月不能下床,幾乎每天1次的掰角度,甚至連走路都要重新學習,有時疼得要靠打針纔能入睡……這讓她受盡了身體和心理上的雙重折磨。最終能恢復到什麼程度,誰也無法預料。做好當下,嚴格完成每一天治療和康復任務成了兩人備戰冬奧會的必修課。

  讓高強度訓練塞滿全部生活

  在那段前途未卜的日子裡,韓聰努力讓自己忙碌起來,讓那些負面、消極和亂七八糟的想法沒有時間湧向他的腦海。

  每天,韓聰一個人獨自訓練,看著身邊的雙人滑搭檔們每天都在進步,韓聰心裡的滋味可謂是『五味雜陳』。於是,韓聰嘗試著讓自己的訓練盡量緊湊,給自己加上英語課和舞蹈課。有時,甚至會去借小選手的女伴兒來練托舉,也盼著隋文靜能早點回到訓練場。

  閑暇之餘,韓聰也會去陪伴進行康復治療的隋文靜,給她講講隊裡最近發生的有趣的事情,陪她一起開心一起笑。他知道,只有自己更堅強,纔能讓隋文靜更快地從傷病的陰影裡走出來。兩人似乎也達成了一種默契,不去考慮和談論未來,只希望眼前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能充實自己,不要在以後的日子裡後悔現在的碌碌無為。

  在那一年的一場演出中,韓聰一個人出場滑了一套『雙人滑』,自己做托舉和其他動作,最後再把坐在輪椅上的隋文靜推到冰場上和觀眾們亮相。那一刻,很多觀眾淚流滿面。

  苦心人天不負,隋文靜恢復得很順利,並以良好精神面貌回歸訓練場。那一刻,一度遠離他們的奧運夢想重新變得清晰,兩人開始在冰場上為了那個共同的夢想一起拼搏。

  2017年3月31日,在芬蘭赫爾辛基,伴著《懮愁河上的金橋》的旋律,韓聰和隋文靜終結了中國雙人滑長達七年的『無金牌入賬』的歷史,成為了中國花樣滑冰雙人滑史上第3對世界冠軍。很多人說,《懮愁河上的金橋》講述的就是韓聰和隋文靜的故事,事實也的確如此。『我願俯身做你的橋梁,助你度過難關』的歌詞,正是韓聰和隋文靜幾年來經歷的真實寫照。他們互相支持,走過了一道又一道的難關,最終站在了世錦賽的最高領獎臺上。那時,距離冬奧會只有10個月的時間,這枚金牌在肯定他們付出和努力的同時,也讓更多人對韓聰和隋文靜的冬奧會前景有了更多的期待。

  扛起病痛為國出征

  然而,一切來得遠沒有他們想象中那樣順利。今年1月10日,在距離冬奧會開賽還有一個月的時間,隋文靜在訓練中劃傷左腿,縫了五針。兩人不但沒放棄每一天的訓練,還在不斷挑戰高難度動作。對他們來說,參賽不僅是為國爭光、實現夢想的機會,也是磨煉自我、和其他國家運動員切磋的機遇,兩人倍加珍惜這次參賽機會,備戰期間堅決服從教練安排和指揮,以贏得比賽、為國爭光為最終目標。

  奧運出征前四五天的時候,隋文靜的右腳又被查出疲勞性骨膜炎初期,結果在比賽當天上冰訓練中間,她的疼痛從『滑一步都疼』突然加重到鑽心地痛,這時離他們短節目亮相只有幾個小時了。

  當時韓聰問隋文靜,1到10分疼到幾分,她說大概8、9分。右腳是隋文靜的落冰腳和起跳腳,她每做一個動作都需要承受常人難以忍受的疼痛。但當時來不急想別的,最重要的是無論如何不能讓對手看出隋文靜有傷病,必須給對手增加心理壓力。其實短節目前隋文靜的傷腳已經腫得看不到骨頭,但她沒讓人看出來,並且拿到短節目歷史最好成績。

  短節目後的采訪中,韓聰和隋文靜一直保持著微笑,還和身邊記者開著玩笑。沒人看出異樣,隋文靜當時還打趣說,賽前化妝時就一直在哭,因為心態有些崩潰。但那時沒人知道,哭泣很大程度上其實是來自於疼痛。短節目後,很多人對於他們能拿到這枚寶貴的金牌已深信不疑。這也讓兩人堅定信念,一定要為國家和集體的榮譽再拼一把。

  在韓聰和隋文靜出場前,德國組合薩夫申科/馬索特用一套近乎完美的動作,取得了159.31的當時國際滑聯自由滑的最高分紀錄。這就表示,如果韓聰和隋文靜想拿到金牌,就必須出色地完成整套動作。然而那時,隋文靜的傷情已經進一步嚴重,前三個動作都出現了瑕疵。即便如此,韓聰和隋文靜還是及時調整了心態,高質量地完成了餘下的技術動作。雖然最終以0.43分微弱差距取得了一枚銀牌。走下亞軍領獎臺的那一刻,韓聰和隋文靜的心情卻久久不能平靜。

  從平昌回國後,經過專家會診,隋文靜一直在痛的右腳在冬奧會期間就已經為應力性骨折。韓聰和隋文靜站在平昌冬奧會賽場上想的最多的是,四年一屆冬奧會,身邊的人為我們付出了那麼多,我們不能在這種時候放棄,哪怕失敗,也要在賽場上滑完我們的節目,然後纔能說,我們拼盡全力了,我們不後悔。

  平昌冬奧會結束了,冬奧會進入了北京時間。四年後韓聰和隋文靜將在家門口和世界各國選手同場競技。體育不僅是運動,更是追求一種『更高、更快、更強』精神的載體。韓聰和隋文靜會用奧運精神鞭策自己,頑強拼搏、超越自我,全力做好2022年北京冬奧會備戰工作,爭取在4年後取得更好的成績。

責任編輯:王艷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