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黑龍江  >  社會萬象  >  稀罕事兒
搜 索
冰城鴛鴦拍客:鏡頭裡鏡頭裡有他們愛的注視
2018-05-20 07:07:31 來源:生活報  作者:薛宏莉 張清雲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生活報5月20日訊 夏季的哈爾濱兆麟公園,每年都有『兩道』獨特的風景:一個是在城市中心公園安家落戶、繁衍生息的野生鴛鴦,一個是舉著『長槍短炮』拍攝鴛鴦戲水、交配、跳巢等畫面的攝影愛好者們。

  據說,野生鴛鴦『落戶』兆麟公園至今二十餘年,數量不斷增加,『今年至少有45只鴛鴦常駐,歷年最多』,繁育數量也從一窩變成了近十窩。

  喜歡棲息在山地、森林的河流、湖泊、水塘旁的野生鴛鴦能夠在城市一隅『紮根』,又是千百年來傳說『雙棲雙飛』象征的愛情鳥,自然吸引了一眾攝影愛好者相機定格美好。可是,年年如期而至,小小的鴛鴦為何能吸引住從老叟到娃娃一眾攝影愛好者年年跟拍呢?這背後又承載著哪些人與鴛鴦的情感故事呢?

  因好奇去看野生鴛鴦 竟意外成『鐵粉』

  對於55歲的孔祥令來說,兆麟公園的鴛鴦,一舉一動都是入鏡佳選。戲水交尾、結伴飛翔、湖邊小憩……但其中以交尾和跳巢,尤受她和眾多攝影愛好者喜愛。

  『交尾就是交配。兩只鴛鴦產生情愫後,在湖中戲水,雄鴛鴦會豎起頭部艷麗的冠羽,伸直頸部,好像是在炫耀自己有多帥氣。這時,雌鴛鴦也會底下頭示愛,看似情意綿綿。幾分鍾後,原本一前一後戲水的「小情侶」突然並肩徐徐游於水面,並不時將嘴浸於水中,這是它們馬上就要交尾的預示。緊接著雄鴛鴦會躍伏在雌鴛鴦背上,用嘴銜著雌鴛鴦的頭羽,進行交尾。』孔大姐說,因為雄鴛鴦色彩艷麗,雌雄鴛鴦在一起又立刻讓人想起了『只羡鴛鴦不羡仙』的愛情傳說,所以備受攝影愛好者青睞拍攝。

  還有雌鴛鴦帶著雛鳥跳巢,一個個毛茸茸的小家伙跟著『媽媽』從高高的樹洞往下跳,鏡頭裡它們縱身一躍的畫面,簡直就是『萌』值爆表。和所有愛好者一樣,已經做了四年鴛鴦拍客的孔大姐,除了去年由於照看小外孫沒來,幾乎是一到夏天就『長』在了兆麟公園。鴛鴦頻繁活動的時間一般在清晨和下午,所以鴛鴦拍客們常常早上五點左右就來到公園,一直拍到八九點鍾纔離開;下午三點到五點有的鴛鴦也會出來覓食、戲水,加之光線利於拍攝,所以還會吸引部分拍客再來。

  其實,最初孔大姐只是聽說兆麟公園裡有野生鴛鴦,覺得好奇便來看一看。沒想到這一看,既被舉著『長槍短炮』的攝影愛好者震撼了,也被鏡頭裡或絢麗、或纏綿、或萌態可掬的鴛鴦吸引了。

  『我丈夫是人像攝影愛好者,家裡正好有多部攝影器材,我就拿來一個跟著拍。結果,越拍越喜愛,越拍越癡迷……』

  鍾情拍攝鴛鴦『跳巢』 天天上午守候連等半個月

  兆麟公園裡的拍客們,拍鴛鴦時間長的八九年,拍的時間短的也有三五年了。尤其是這幾年,隨著公園裡的鴛鴦越來越多,鴛鴦拍客的人數也在不斷增長。

  『平時每天早上能看到二三十位拍攝者,等雛鳥跳巢的六七月份,最多時可以看到上百人,還有從大慶、遼寧慕名而來的。』一位在兆麟公園拍攝鴛鴦的七十多歲的攝影愛好者說。他們這些拍客普遍是中老年人。幾乎所有的鴛鴦拍客都鍾情於拍攝跳巢。而他們的預判,往往是從鴛鴦產蛋和孵化開始的。

  『產蛋和孵化,雌鴛鴦進出鳥窩的時間和頻率是不同的。產蛋在窩裡也就停留十分到二十分鍾就飛出來了。雌鴛鴦產蛋不是一只鳥專屬一個窩,而是有可能多只鴛鴦都在同一個窩裡產蛋,最後由一只雌鴛鴦完成孵化。所以如果發現有鴛鴦頻繁進出鳥窩,肯定不是在孵化。如果是已經開始孵化,雌鴛鴦只會在早晚相對固定的時段飛出來覓食、洗澡,然後快速飛回窩裡。』老人家說,鴛鴦拍客要通過觀察諸如此類的一些特點,並相互佐證,大致判斷出每個窩裡鴛鴦開始趴窩孵化的日期,然後根據『鴛鴦屬於鴨類,孵化期一般28-30天』的屬性,向後推算出雌鴛鴦帶著雛鳥跳巢的時間。

  『這個預判的過程,是最有樂趣的。』一位攝影愛好者坦言,如果最終驗證了自己的判斷,那他們就更興奮了。可是,要拍跳巢只是這樣還不行。判斷出了日子,卻不知道具體跳巢的時間,這就需要鴛鴦拍客起早到公園蹲守了。他們架著相機,觀察這雌鴛鴦的探頭情況,一旦跳槽立馬抓拍。有的時候因為誤判,可能天天從早到中午守候,等半個月纔能拍到。有時,兩個窩同時跳,或者起身上個廁所的功夫雛鳥就跳巢了,苦等一夏天,一張跳巢沒拍到的遺憾也是常見的。

  怕近距離拍照打擾鴛鴦 有人花費四五萬元換相機和鏡頭

  在城市的中心公園裡,能看到野生鴛鴦,很多人認為這是一種『饋贈』,所以他們都在用自己的方式保護著野生鴛鴦。公園裡有一個被稱為『鴛鴦奶爸』的小伙子,大家都叫他『小車』,每天義務到公園裡給鴛鴦投食,曾用4個月時間記下了2200小時的鴛鴦觀察日記。公園裡還有一個叫『老李』的人,原來在機關做後勤工作,現在退休天天義務為鴛鴦『做後勤』:怎樣讓鴛鴦住的更『舒適』?如何在鴛鴦跳巢期間不被聲音驚擾?原來鴛鴦在山地森林跳巢時,地面都是腐殖質,比較松軟,現在在公園有的鴛鴦巢下是水泥地,是不是應該給小鴛鴦鋪墊草防摔傷呢……『老李』幾乎天天都在琢磨這些。還有一個叫李楓的東北林業大學的鳥類專家,從野生鴛鴦第一年在兆麟公園『安家落戶』,他就一直關注它們。把野生鴛鴦當成兆麟公園一張名片的園方工作者,也在盡力保護和為鴛鴦們營造『常駐』的適宜條件……

  哪個人離得太近拍攝鴛鴦,或者哪個游人有對鴛鴦的不文明之舉,大家會出來制止。68歲的鴛鴦拍客夏雲龍,更是在一次『小鴛鴦艱難一跳事件』後,當機立斷,花四五萬元更換了適宜更遠距離拍攝鴛鴦的相機和鏡頭。原來,2016年6月底,鴛鴦拍客守望多日的兆麟公園第三窩鴛鴦要跳巢了,可是由於與圍觀人群距離太近,雌鴛鴦猶豫了3個多小時也沒有跳巢。最後是因為一只小鴛鴦被擠出來掉到了樹下,雌鴛鴦這纔被迫跳巢。當時就站在第一排想拍攝的夏雲龍回憶說,那次事件後,他當即決定要換一個可以在更遠距離拍攝鴛鴦的設備。

  11歲『小鐵粉』 鴛鴦習性說得如數家珍

  在兆麟公園的鴛鴦拍客中,還有一個小女孩格外引人注意。只要一有空,她就舉著自己的小數碼相機拍鴛鴦。

  小女孩並不追求攝影作品的用光、清晰度等。她只是隨意地拍下鴛鴦,然後把自己從書上看到的鳥類知識對照著照片驗證。

  『在秋天之前要分辨小鴛鴦是雌雄,必須觀察它的嘴,嘴要是呈紅色就是雄鴛鴦,要是雌性就是深黑色』,『雄鴛鴦身上有帆羽,當年的成 年雄 性帆 羽沒 有老 鴛鴦 的大』……說起鴛鴦小女孩滔滔不絕。

  女孩名叫劉芸暢,今年11歲,是兆麟 小學 四年 級的 學生。芸暢的媽媽於銳說,女兒從小就對鳥類知識非常感興趣,上小學前就開始舉著自己的『小數碼』在兆麟公園裡拍鴛鴦了。讓媽媽哭笑不得的畫面是,偶爾能看到女兒或對著少不更事、往鴛鴦湖裡扔石頭的『小小孩』喊道:『你這樣是不對的,你會嚇到小鴛鴦的』,要麼就是對著比她高一頭,對鴛鴦有不文明行為的大男孩喊道,『你要是再不聽話,我就去告訴XX人,他一定會批評你的』。於銳說,平時女兒是一個非常乖巧又有一點兒膽小的女孩,她都不知道面對比她又高又壯的大男孩,女兒是哪來的那麼大的勇氣。就像鴛鴦媽媽保護小鴛鴦一樣。既可愛、好笑,又讓人捏一把汗。

責任編輯:李玥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