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黑龍江  >  社會萬象  >  稀罕事兒
搜 索
龍江球迷世界杯往事:那些被"瘋"吹過的夏天
2018-06-10 07:35:00 來源:生活報  作者:周際娜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生活報6月10日訊 再過四天,俄羅斯世界杯的揭幕戰即將打響。想必很多球迷又將開啟『熬夜模式』,深夜抄起啤酒瓶,帶著雞爪子、花生米窩在沙發上看球。

  四年一屆的世界杯,不僅是球迷的盛宴也是全世界的狂歡,它將很多人的人生切分成了『四年又四年』。2018年,是央視轉播世界杯的第40個年頭,從愣頭小子到兩鬢斑白,這場跨越40年的『豪門盛宴』,給很多龍江球迷帶去了數不清的歡笑和淚水,那些被『瘋』吹過的夏天,注定讓幾代球迷難以忘懷……

  1982、1986

  80年代用黑白電視機見證馬拉多納『封王』

  47歲的冰城市民劉劍飛,馬上就要迎來他人生中的第十個世界杯。

  同很多中國第一代球迷一樣,劉劍飛對於世界杯的記憶,要從1982年西班牙世界杯說起。相比於1978年央視盜播的決賽和半決賽,這屆世界杯讓更多球迷擁有了一份集體記憶,雖然受轉播條件所限,絕大多數比賽為錄播,但球迷熱情不減。

  當年,劉劍飛只有11歲,家住哈市道裡區安國胡同,由於電視機尚未普及,他跟大院裡的孩子,晚上一起到鄰居家看球,好多人擠到一臺12寸的黑白電視機前,看得興致勃勃。『那個年代人們之所以對體育、對足球感興趣,其實是沾了中國女排的光兒,因為前一年,中國女排第一次得了世界冠軍。』劉劍飛回憶道,他看的第一場世界杯比賽是意大利對波蘭的半決賽,當時看不明白比賽規則,他只是跟大人們一起『湊個熱鬧』。那屆世界杯星光熠熠,濟科、馬拉多納、肯佩斯、普拉蒂尼、博涅克……不過那一年,讓他印象最深的是傳奇射手保羅·羅西,當然還有解說員宋世雄,那急促高亢且極具標志性的嗓音,後來陪著他度過了好幾屆世界杯。

  50歲的夏文良是一名高中體育老師,他的世界杯記憶開始於1986年。那個夏天,他正忙著高考衝刺,早起看球白天啃書。世界杯的那個月,他上學經常遲到,每當老師問起,他總說『不小心睡過頭了』,而實際上,為了看球他起得比誰都早。

  在那屆堪稱經典的墨西哥世界杯上,夏文良見證了馬拉多納『封王』的全過程,『上帝之手』、連過五人的世紀最佳進球,以及決賽時送出的那記妙傳,『馬拉多納一個人帶領阿根廷贏了全世界,雖然後來爭議不少,但當時能見證那些經典時刻,我還是挺榮幸的!』夏文良感慨道。

  1990 1994 1998

  悲情的巴喬留給90年代一個落寞的背影

  微信封面是一片綠茵場、幾乎每條朋友圈都跟足球有關。如果你不認識綏化女球迷王金岩,翻看她的微信,八成會以為她是個純爺們兒。

  1990年的意大利之夏,王金岩第一次看世界杯轉播。那年她17歲,父親、弟弟都不看球,她成了家裡的『異類』。跟很多球迷一樣,在那屆世界杯上,她迷上了荷蘭隊,『也許是因為性格的原因吧,我比較喜歡全攻全守的球隊,荷蘭隊的比賽看著特過癮。』當年,王金岩最崇拜威名赫赫的『荷蘭三劍客』,尤其是頭發卷卷、皮膚白皙的范巴斯滕。她從訂閱的《新體育》雜志上,小心翼翼地撕下了所有關於范巴斯滕的報道和圖片,並裝訂成冊。因為當時實在捨不得動剪子,所有報道都是整版的留存。

  很多中國女球迷都喜歡意大利隊,王金岩雖然沒能『免俗』,但理由似乎『不在臉上而是在腳下』。說起1994年的美國世界杯,想必很多球迷跟她一樣,印象最深的是羅伯特·巴喬在最後時刻踢飛的那個點球。很多年後,王金岩經常會在網上看到那張經典的照片,她卻從來不敢仔細端詳,盡管那個悲情英雄淒涼落寞的背影,早已深深地刻在她的腦海裡,成為了整個90年代最著名的『一聲嘆息』。

  作為一個80後球迷,張偉對1994年的世界杯記憶有些潦草。但是那一年,在國內出版的日本漫畫《足球小將》,堪稱他的『足球啟蒙教材』,同很多80後一樣,他正是因為那套漫畫以及後來的動畫片,纔瘋狂地迷上了足球。

  對這代年輕球迷而言,也許沒有哪首歌會比滿大街傳唱的《生命之杯》更深入人心。法國世界杯時,張偉正讀高二,他把自己的零花錢幾乎全都貢獻給了《足球俱樂部》《體壇周報》和《足球報》,老師讓學生每天寫日記,他愣是把日記寫成了『球評』,班任在給他寫期末評語時竟也忍不住『跑偏』了,開頭第一句便是:球踢得很好,是班裡的『足球先生』……

  98世界杯,讓張偉印象最深的是英格蘭和阿根廷的那場八分之一決賽,『追風少年』歐文橫空出世,被紅牌罰下的貝克漢姆成了『全英公敵』。而決賽前莫名奇妙抽搐的羅納爾多和以及他在球場上『夢游般』的表現,則永遠地在張偉心裡畫下了一個問號……

  作為80後的足球啟蒙讀物,這套風靡一時的《足球小將》漫畫,如今已被張偉珍藏了24年。

  2001圓夢五裡河

  『我們出線了!』

  很多人哭得像200來斤的孩子

  2001年的世界杯亞洲區預選賽,對全體中國球迷而言意義重大,它甚至比後來的2002世界杯更牽動人心。那一年,張偉在黑大法律系讀書,花100塊錢買了臺二手的14寸小彩電,在宿捨裡跟兄弟們一起看球,為了能看完比賽,大家還集體跟學校申請延後熄燈。

  他記得,國足對卡塔爾的那場關鍵戰役,李瑋峰最後時刻頭球將比分扳平,整個男生宿捨樓沸騰了,『到處都是敲著鍋碗瓢盆歡慶的聲音』。不過,比起在宿捨裡看球,他更喜歡當年黑大音樂廳的看球氛圍,『2塊錢一張球票,男男女女都在學校食堂的售票點排隊,比賽當日,連音樂廳的過道上都坐滿了人。』

  那年8月下旬,身在綏化的王金岩第一次出遠門,她把7歲的兒子留給老公,去沈陽看了中國對阿聯酋的比賽。離家的那一周,老公在電話裡說家裡一切安好,讓她不用惦記,事實上,她的兒子因為想念媽媽大病了一場,還因此晚上了一年學。從那時起,這個男孩明白了一個道理:『媽媽不但愛我,還愛足球。』王金岩為此內疚了多年,但她的兒子卻為媽媽的執著感到驕傲。

  那個夏天,同樣出現在五裡河球場的還有夏文良,中國隊的三個主場,他場場不落。為了看第一場對陣阿聯酋的比賽,他跟哈爾濱市球迷協會的球友們,幾乎包了一節火車車廂。第二場對陣烏茲別克斯坦時,他們坐著蘭格足球俱樂部的大巴去看球,夏文良清楚地記得當時的一個細節:『只要是車上插著國旗進城,沈陽收費站不收過路費,直接放行。』

  10月初,國足與阿曼隊比賽前,夏文良用書包裝了5萬塊錢現金,提前去沈陽幫哈爾濱球迷買了100多張門票。10月7日那天夜裡,國足提前兩輪出線,在五裡河球場,很多球迷相擁而泣,哭得像200來斤的孩子。這群經歷過『5·19慘敗』、『黑色三分鍾』和『大連金州沒有眼淚』的鐵杆球迷,很快便將多年來積蓄的委屈和對勝利的狂喜,化為了一場暴走。夏文良跟著歡慶的球迷隊伍游行了兩個多小時,『從五裡河一直走到沈陽市政府廣場,那天晚上,好多亢奮的冰城球迷都走散了,凌晨兩點之後纔聚齊,大家一起喝酒慶祝直到天亮……』夏文良回憶道。

  2002、2006

  『意澳之戰』不小心睡著被『黃氏咆哮』活活嚇醒

  2002年,世界杯首次在亞洲舉辦,挑燈夜戰多年的中國球迷終於熬出頭兒了。然而大家很快發現,比倒時差更悲催的,是如何翹班或逃課。

  那年6月,很多正讀中學的男生,上課時的動作高度一致——歪著頭,用一只手捂著耳朵。張維冬就是其中之一,因為當時耳朵裡塞著耳機。韓日世界杯時,張維冬在19中讀高一,那個夏天,讓他印象最深的是同時進行的兩場比賽:中國VS土耳其,巴西VS哥斯達黎加。下午比賽時,他們班正好趕上自習課,很多老師也都不在——因為都去學校附近的網吧逮逃課看球的學生了。

  為了聽世界杯轉播,他那天特意准備了兩臺收音機,並請女同桌當『外援』。他聽中國對土耳其的比賽,同桌聽巴西對哥斯達黎加,那幾個小時他特別忙叨,時不時地跟同桌打聽:『你那邊幾比幾了?』

  去網吧抓逃課生的老師裡,不包括張維冬的體育老師夏文良。韓日世界杯期間,夏文良特意跟學校請假,報了個旅行團跑去韓國看比賽。觀賽期間,他一直默默地在心裡祈禱:『哪怕進一球也行啊!』你懂的,那一年一球未進、一分未得,他傷心地跟萬千中國球迷一起打道回府……

  2006年的德國世界杯,對劉劍飛而言相當驚喜。他跟幾個哥兒一起組了個哈爾濱代表隊,去CCTV5參加『球迷世界杯』,憑借豐富的足球知識贏了廣州代表隊,秒殺了廣州體育學院的一群教授。不過,對於34歲的冰城球迷許鵬來說,那屆世界杯留給他的則是『驚嚇』。意大利和澳大利亞比賽的那天凌晨,他躺在哈師大宿捨的床上,用收音機聽轉播,半場休息進廣告時不小心睡著了。後來把他喊醒的是黃健翔的咆哮,『法切蒂、卡布裡尼、馬爾蒂尼在這一刻靈魂附體!在這一刻,他不是一個人在戰斗……』他緩了半分鍾,纔知道意大利的點球進了。沒過多久,這段把他嚇醒的『激情解說』被演繹成了各種版本,成了當年最火的手機彩鈴。

  2010、2014

  熬到天亮洗把臉去上班

  『看世界杯就像在看「發小兒」』

  2010年南非世界杯,許鵬依舊在校園裡晃悠,當時他讀研二,悲催不減當年。西班牙和荷蘭的決賽前,他跟關系好的幾個校友約在他寢室看球。由於夜裡斷電,為了這場決賽,他們准備了3臺筆記本電腦,並提前充好電。由於電池不扛用,下半場他們換了臺電腦,沒想到雙方在90分鍾內踢平,加時賽下半場第110分鍾,第二塊電池眼看挺不住了,他手忙腳亂地換電腦、連網線,還沒等開機,樓裡就傳來一陣歡呼。

  幾個哥們迅速衝出寢室,朝走廊裡大喊:『誰進球了?』有人答:『伊涅斯塔!』就這樣,他們忙乎了一晚上,卻錯過了世界杯決賽的制勝一球……

  2010年和2014年的世界杯,張維冬終於不用再提心吊膽地躲老師了。世界杯期間,他下班回家後先睡覺,定好鬧鍾,等開球的時候起床,邊吃晚飯邊看球,天亮了洗把臉去上班,他對世界杯的感情逐年加深:『感覺就像是在看一個陪了我20多年的「發小兒」』。

  2018年俄羅斯世界杯馬上就要開始了,最近,老球迷夏文良正張羅著想跟朋友們一起看晚八點那場球,『半決賽之前,大家趕上哪場算哪場,一起看球熱鬧。』

  跟很多年輕人一樣,這些年,張偉原本已經很少看電視了,但為了看2018世界杯,他特意買了臺55寸的某知名品牌電視,還辦了個數字高清,沒想到一周前這臺電視突然壞了,售後說換新機可能得等兩個月,打算暫時借他一個32寸的湊合看。這可把他急壞了,這幾天懮心忡忡地打了好幾個電話催促售後,每回自然都少不了念叨那句:『我盼了四年了,人一輩子能有幾個世界杯啊?絕對不能湊合!』

責任編輯:李玥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