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黑龍江  >  經濟·旅游  >  經濟
搜 索
綏芬河:小鄉鎮變身國際商旅都市
2018-07-02 07:14:00 來源:黑龍江日報  作者:金雙燕 杜懷宇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今日綏芬河。記者杜懷宇攝

  黑龍江日報7月2日訊 6月21日,夏至。

  外面下著雨,雖然腿腳也不太方便,但年近70歲的周長有仍要到綏芬河口岸走一趟。自去年新國門建成後,由於身體原因,他還沒來過。作為一名用鏡頭記錄了綏芬河40餘年發展歷程的攝影愛好者,怎可落下這一重要時刻的定格。因為在周長有和許多綏芬河人的心中,這國門就代表著綏芬河發展的開端——

  如今的綏芬河互市貿易區商展中心。記者杜懷宇攝

  從『西瓜外交』到打開『國門』

  站在氣派的綏芬河口岸前,看著一旁正在舊國門和中俄界碑前留影的游客,周長有有些興奮:1983年,34歲的他調來綏芬河機關工作時,綏芬河從東寧縣一個人民公社劃出設市也不過8年,人口不足1萬,有句順口溜『一條馬路一盞燈,一個喇叭全城聽,吃飯看天氣,財政靠補貼』是當時對綏芬河的真實寫照。而今的變化簡直就是翻天覆地。

  他至今記得,來綏芬河那年,正好趕上綏芬河成立中蘇友好協會。當時在他看來,這個舉動有點膽大,但也覺得很有氣魄。

  禁區打開了,如何開放搞活,興邊富民?當時的決策者們敏銳地意識到,作為陸路口岸的綏芬河只有大膽加快邊貿發展,纔是出路。1984年,協會做出了一件驚人之舉——6人乘鐵路軌道車,攜帶500公斤西瓜,赴綏芬河毗鄰城市波格拉尼奇內訪問。

  『西瓜外交』成功了,綏芬河對外貿易大門微微啟動了。隨著1987年綏芬河與波格拉尼奇內邊境易貨貿易協定的簽訂,加之我國南方城市的逐步開放,這裡的人們再也坐不住了,邊民貿易從有限而隱蔽逐步公開和擴大。雖然當時還沒有真正的櫃臺,沒有門市商場,有的只是中俄邊民的以物易物,但終歸開啟了中俄貿易之門。

  1988年,綏芬河成為我省通貿興邊試驗區,67名勞務人員首次出境種植蔬菜,在全省乃至全國開了先河。

  1992年,綏芬河躍昇為國家首批沿邊開放口岸,對外貿易和經貿技術合作迅猛發展,形成了一般貿易、邊境貿易和民間互市貿易同步推進,商品貿易和服務貿易共同發展的格局,逐漸成為中俄邊境線上冉冉昇起的一座明珠口岸城市。敢想敢試、敢為人先的開創精神自此也成為綏芬河精神的根基和血脈。國門的打開,不僅走來了俄羅斯人,也帶來了大把的盧布,於是『欠欠』出現了,『國際倒爺』湧來了,一批批創業者報到了——

  1990年邊境上的貿易大集。周長有攝

  從『欠欠』交易到跨境電商

  每個周末,周長有都習慣到中俄邊民假日大集逛逛。其實也沒什麼東西可買,只因這是今年『五一』後政府以『欠欠』之名開設的舊物交換市場。這個大集就是了解『欠欠』歷史、重溫中俄友誼的一扇窗。更是城市的新名片,中俄文化交流的新平臺。

  周長有回憶起當年『欠欠』的盛況:一個籃球場大的地方,人們自發用木杆圍成一圈,那時還沒有幾個人懂俄語,大家就嚷著『欠欠』(英譯交換之意),站在裡面的俄羅斯人用相機、望遠鏡、呢子大衣等換中國人的皮夾克、運動服、玩具等。之後大大小小『欠欠』市場的興起,不僅大批『欠欠』者成為『國際倒爺』,也吸引了大量外來淘金者,邊城也因為盧布的湧入而漸漸變大。

  在周長有心裡,還有個地方很特別,它用幾十年的發展歷程訴說著商海故事和傳奇,那就是青雲市場。

  浙江臺州業戶李金菊從市場開業一直堅守在此。說起當年交易的場景,她說怎能用一個火字形容,簡直就是瘋狂,那錢就像隨便撿似的,站到腿軟數到手軟,富了邊民熱了邊城。如今在青雲市場,隨意問到一個業戶,可能就是當年掙了第一桶金的『國際倒爺』;推開街路兩旁企業的大門,其原始積累大多就此起步。青雲市場的建設給外貿發展帶來了新動力。此後,綏芬河又陸續建成了十多個專業貿易市場。一如青雲市場經歷了金融危機、市場波動、盧布貶值的起伏興衰一樣,綏芬河不斷在經濟發展中調整姿態,堅定前行。

  現在,『欠欠』交易早已被人民幣和美元現匯交易所取代,『國際倒爺』有的走向南方、走出國門去闖更大天地。青雲市場也不再火爆,但市場和業戶並未被動等待,門面只是窗口,現在的買賣線上線下融合營銷。

  而今,全城電商貿易如火如荼。綏芬河適應新形勢,通過實施『電商+傳統商場』『電商+俄貨市場』『電商+項目』『電商+物流』戰略,開闢對俄跨境電商新通道,借助互聯網『買全俄、賣全國』,成為國內最大的俄羅斯商品集散地。目前有7000餘家電商開展網上銷售業務,『中俄雲倉』跨境電商監管中心成為全省首家處理現場驗放通關業務平臺。全市僅去年發送跨境電商包裹21萬件,交易額1595萬美元。今年前5個月,跨境電商交易額達625.7萬美元。阿裡巴巴研究中心發布的電子商務發展百佳縣中,綏芬河名列18位,為我省唯一上榜的『電商百佳縣』。

  昔日的全民『欠欠』發展成了現今的全民電商。這座依托中俄邊貿、經貿興業的新興城市,依靠國家改革開放大政策,推動了對俄經貿的快速發展,不斷續寫著輝煌——

  從百年口岸到『黃金通道』

  周長有十年前出了一本攝影作品《鏡頭中的綏芬河》。這個被稱為『火車拉來的城市』,中東鐵路的起始地,曾飄揚了18個國家旗幟的『旗鎮』,每塊磚石都有故事、每個道彎都有來歷的小城,生機無限的國際商都,在他的鏡頭裡,綏芬河的歷史發展清晰可見。

  從『欠欠』到邊境小額貿易,從『手拎包』到貨物進出口清關貿易,從商品運來運去的『二傳手』到產業項目的落地加工,綏芬河已成為中俄經貿產業集聚的開放城市。作為我國東北地區對外開放、參與國際分工的重要窗口和橋梁,承接振興東北和俄羅斯遠東大開發兩大戰略的重要節點城市,綏芬河更是國家『一帶一路』和『中蒙俄經濟走廊』建設,連接東北亞和走向亞太地區的『黃金通道』。

  因其這個『黃金通道』,東出西聯、南下北上,陸海聯運大通道通海達洋,發展成為我國最大的俄羅斯木材進口集散地和重要的資源能源進口口岸,口岸過貨歷史性突破千萬噸大關,這既是裡程碑,更是口岸加快發展的新起點。

  因其這個『黃金通道』,從1991年開始的旅游人數逐年上昇,去年創8年來最高,達107萬人。

  因其這個『黃金通道』,『出口抓加工、進口抓落地』的國林木業,利用中俄市場和資源,在境內外園區間構築了上下游產業鏈條。藍洋集團則將果蔬市場滲透到俄羅斯遠東地區、日韓及東南亞國家,年出口果菜18萬噸,年出口創匯超1億美元,成為我省東部地區對俄果蔬出口領軍企業。

  因其這個『黃金通道』,迎澤集團專門向內發展,全力打造全省最大規范化標准化俄羅斯商品集散中心。而布思特集團則一心向外開拓,專門面向俄羅斯市場,注冊自己的品牌商標,成為遠東地區最具影響力的國際專業汽配企業。

  因其這個『黃金通道』,境內擁有綜保區、邊合區、互貿區等特殊功能區,享有盧布現鈔使用、食用水生動物進口指定口岸、整車進口口岸及俄公民入境免簽、境外旅客離境退稅試點、全域旅游示范區等開放政策;境外對接俄遠東大開發戰略和符拉迪沃斯托克自由港制度,多重疊加的政策紅利處於沿邊口岸第一方陣。

  從清晰定位到藍圖描繪,綏芬河歷屆領導班子不斷更新觀念,以大口岸暢通大通道、集聚大產業、促進大發展,在新時代征途中步履堅定地——

  從這裡到世界

  漫步綏芬河,滿目的俄文,隨處可見的俄羅斯商品;忙著進出境的旅游團,長長的過貨車輛;異域風情與現代城市的交相輝映,無不顯示出這座邊城的魅力和活力。因而再出一本展現綏芬河四季風情的影集,讓綏芬河走向世界,這就是當下周長有的心願。站在百年老火車站前,指著『哈綏俄亞』集裝箱班列鳴笛啟程的地方,看著貨場裡正在換裝木材的火車,他感慨地說:綏芬河因口岸而建,靠開放而興。這40多年的發展,就是中國滄桑巨變的一個縮影。

  回望來路,四個十年,一組數字的對比,可以充分展示出綏芬河的不懈努力和發展變化。

  40年前,外貿進出口總額幾乎為零,國內生產總值997萬元;30年前,外貿進出口總額實現2493萬美元,國內生產總值6499萬元;20年前,外貿進出口總額實現62013萬美元,國內生產總值70621萬元;10年前,外貿進出口總額實現58.3億美元,國內生產總值614921萬元。

  而今,近20萬人口的綏芬河,2017年地區生產總值實現149億元。口岸過貨、對俄貿易多年佔全省4/5、1/4左右。近10年累計實現對外貿易額562.5億美元(其中對俄278.3億美元),居全國沿邊口岸首位,經濟綜合實力重回全省十強縣首位。今年一季度,外貿進出口總額6.2億美元,口岸過貨298.4萬噸、增長9.4%。作為全國首個試點市,盧布可在這裡自由存取,俄羅斯人可用盧布直接吃飯、購物、消費。

  改革不停步,開放不止步。綏芬河用幾十年的創新發展成就告訴人們,從昔日邊陲小鎮到繁華的口岸都市,這裡就是中外客商觀光旅游、洽談貿易、投資興業、共謀發展的神奇熱土。正如綏芬河市委書記王興柱所言:綏芬河緊扣我省推進『一帶一路』建設、『打造一個窗口、建設四個區』的發展定位,在服從服務龍江開放發展中思考和行動,更好發揮前沿窗口、合作平臺和戰略樞紐的輻射帶動作用,著力在全國沿邊開放格局中當好排頭,在龍江打造『向北開放重要窗口』中走在前列,在新一輪擴大沿邊開放中贏得主動、贏得未來。

責任編輯:張廣義

【專題】改革開放40年·40人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