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黑龍江  >  黑龍江綜合  >  科教·就業  >  科教
搜 索
[波瀾壯闊黑土地 欣欣向榮40年]堅守中見證龍江鄉村教育前行的足跡
2018-07-17 08:49:00 來源:黑龍江日報  作者:趙一諾 韓雪 衣春翔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如今的前衛學校充滿現代氣息。
如今的前衛學校充滿現代氣息。
上世紀九十年代,師生在前衛學校前合影。圖片均由受訪者提供

  黑龍江日報7月17日訊 1978年,虎林市的齊風玉從一名鄉村教師被提拔為鄉村學校的校長。但家人、同事卻沒人替他高興,而是瞋怪他因選擇堅守鄉村學校而放棄了進城『當官』的機會。

  當初,改革開放為人們的擇業提供了更多機會,一些鄉村教師紛紛選擇離開崗位,尋求命運的改變。而齊風玉一直紮根鄉村教育一線,直到退休。

  在改革開放40年波瀾壯闊的龍江教育發展史上,有很多像齊風玉一樣的鄉村教師,默默堅守,無私奉獻,橕起了龍江鄉村教育的脊梁,也見證了龍江鄉村教育足跡。

  『當時鄉村教師的生活條件確實太艱苦了,那個時候最大的希望,就是待遇好點,好穩住教師隊伍。』

  1948年出生的齊風玉,在他15歲初中畢業時,面臨著兩個選擇,一是留在所在初中當『教員』,一是去供銷社當『職工』。在那個年代,選擇前者的人很少,但齊風玉選了,還堅持了下來。

  『從我當老師那天起,更好的工作機會就沒斷過,但我從來沒想過離開。人活著就要乾點事業,認准的事就要乾到底。』教書育人是齊風玉的理想,為了理想而付出,他覺得值。

  但理想畢竟不能當飯吃。1978年,齊風玉成為了當時名為虎林縣永紅鄉中心校的校長,從那時起,怎麼留住老師就成了他日思夜想的頭等大事。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越來越多的老師選擇離開,因為當時鄉村教師的生活條件確實太艱苦了,由於沒時間種地,很多鄉村教師的生活水平都比不上普通農民。』齊風玉告訴記者,再加上當時的永紅鄉地處偏遠,條件差,根本沒有老師願意來。

  為了留住老師,齊風玉沒少想辦法。1985年,孫軍剛來到永紅鄉擔任初中教師。因為工作生活條件不好,他一直想離開。齊風玉幫他申請免費讀示范校,還找到鄉裡幫他解決讀書時需要的生活費。吃不飽,齊風玉從自己家裡拿來糧食;冬天冷,齊風玉把自己家的煤分給孫軍剛。

  孫軍剛很感動,對齊風玉說:『齊校長,我也想留下來,但在村裡當老師,沒有姑娘看得上,找不到媳婦啊!』

  於是,齊風玉幫著孫軍剛在另一個鄉找到了女朋友,也是鄉村教師,兩個人不久就結婚了。當時很多人開玩笑,說齊風玉不但保住了一個老師,還賺回來一個老師。

  齊風玉還幫著照顧身有殘疾的教師,幫著生重病的老師湊錢治病,但依然改變不了教師流失的趨勢。『那個時候最大的希望,就是待遇好點,好穩住教師隊伍。』

  實際上,國家以及省委省政府一直都高度重視鄉村教育事業,關注著鄉村教師的待遇。1989年,《黑龍江日報》還設立了『鄉村教師獎』,希望用實實在在的行動去關懷那些默默奉獻、生活清苦的鄉村教師。齊風玉在1992年時,就曾經獲得此獎。

  2008年,改革開放30年。省委省政府進一步落實國家政策,提高鄉村教師的收入水平、職稱(職務)評聘向鄉村學校傾斜、統一城鄉教職工編制標准、為鄉村教師提供培訓……這一切,都是為了讓鄉村教師真正『下得去、留得住、教得好』。

  工作待遇高了、發展路徑通了、生活條件好了,吸引了更多熱愛鄉村教育事業的青年投身到鄉村教育事業中。

  最近,我省2018年農村義務教育階段學校特崗教師招聘通知發布,省教育廳網站的瀏覽量瞬間暴增十幾倍,省教育廳為此設立的諮詢電話也很火爆,大學畢業生們對這項工作表現出極大的熱情。

  幾年前,佳木斯大學畢業生宋永亮來到樺南,成為了一名特崗教師。『應聘特崗教師三年之後,我就轉為正式教師了,各方面待遇都在不斷提高,工資也會增長,這讓我工作生活很有奔頭。』宋永亮說,『當鄉村教師,沒有點理想是不行的。但有了生活和職業未來的保障,會讓我們更好地走在理想的路上!』

  『我已經48歲了,但我不能停止學習。現在年齡大,電腦上的字有些看不清楚,我就戴著花鏡來學習網絡上的培訓內容。』

  而今,齊風玉當年讓鄉村教師把根留住的夢想正在變成現實,越來越多的教師選擇紮根農村,這讓我省鄉村教育事業不斷邁上新臺階。但教育資源的差距,使鄉村教師們意識到,自己的教學理念和水平,必須跟緊新時代的步伐。

  在一些地方,鄉村課堂依然是一支粉筆、一塊黑板、一本教材。有專家表示,發展鄉村教育,教師教學水平的提高是關鍵,打通教育現代化的最後一公裡,要靠鄉村教師改天換地的雙手。而黑河市罕達汽鎮學校的劉佔祥,就有這樣一雙手。

  黑河市愛輝區罕達汽鎮學校坐落在興安嶺蒼蒼莽莽的群山中,距離最近的城市黑河市120多公裡。受自然條件影響,罕達汽鎮經濟發展受到了制約,但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卻是這裡先進的教學模式、濃厚的學習氛圍以及家家重視教育的良好風尚。而這樣的結果,都源於劉佔祥32年的付出。

  劉佔祥是土生土長的罕達汽人,高中畢業後回到家鄉教書。『那時候就覺得自己的教育教學基礎太薄弱了,學生問得難一點、新一點的問題我都答不上來。』劉佔祥回憶說,於是下定決心努力學習,努力進修,一定要把自己的教育教學水平提高上來。『我最大的夢想,就是我們鄉下娃不輸城裡娃,想做到這點,首先我就不能比城裡老師差!』

  『慕課剛剛興起,我便成為了第一批學員,取得了一系列證書。』劉佔祥不但積極參加上級有關部門組織的相關培訓,還積極參與網易公開課、中國大學慕課、百度優課等網絡學習,獲得了大量的學習證書。

  『我已經48歲了,但我不能停止學習。現在年齡大,電腦上的字有些看不清楚,我就戴著花鏡來學習網絡上的培訓內容。』劉佔祥說,剛剛學習時他兒子總笑話他,說他這個歲數還學什麼勁兒,可他依然堅持著,而且勁頭越來越足。

  最近,劉佔祥又鑽研起了網絡教學直播,在自家做起了『直播工作室』。攝像頭、打光燈、手寫板、耳麥……劉佔祥直播的樣子,已經和網上的名師相差無幾。

  為了加快鄉村教育現代化步伐,我省近年來不斷加強教育信息化建設,並制定『互聯網+教育』行動計劃。其中,實現優質教育資源共建共享成為重點內容。將引進、開發基於網絡的中小學示范課程,在農村學校和教學點開設『在線課堂』,實現教學點數字教育資源全覆蓋,並支橕教師開展網上支教,促進教育公平。

  教育現代化離不開教師,通過特崗計劃,新生代已經挺進我省鄉村教育,帶來新的教育理念和方法。同時,我省還啟動實施鄉村教師支持計劃,通過建立鄉村教師補充、培養機制,以及推動縣域內義務教育學校校長、教師交流輪崗等方式,提昇鄉村教育質量,推動城鄉義務教育均衡發展。

  『我的夢想啊,是時光可以倒退幾年,讓我再為學校多做一些事。我好想在這個好時代,繼續當好鄉村教師。』

  袁艷敏是樺川縣橫頭山鎮中心小學教師,作為以特崗教師身份加入鄉村教師隊伍的新生代,她見證了鄉村學校條件的改善。

  從佳木斯驅車1小時左右便到達樺川縣橫頭山鎮中心小學。電動大門,嶄新的教學樓,雨後操場上也沒有積水,學生們課間或追逐嬉戲或在健身器材上玩耍。

  『國家和省裡越來越重視農村教育,學校今年大變樣了。』袁艷敏邊走邊介紹,『這是學校新建的教學活動室,這是給每個班級配的多媒體,孩子們還有了課間餐。』

  對於教學條件的提昇,袁艷敏認為,除了國家和省裡的好政策外,也離不開一代代龍江鄉村教師的努力和執著。

  樊志民就是一位一生都在致力於改善鄉村學校辦學條件的鄉村教育工作者。

  『資金還清沒有?還有多少學生?學校運行有沒有什麼難處?榮老師的高級職稱定上沒?』病床上,樊志民忍著劇痛,仍在為學校操勞,而實際上,他早已經退休了。

  樊校長所在的前衛學校是一所位於雞東縣境南部的邊陲小學校,距縣城35公裡,學校雖小,卻承載著周邊山裡8個自然村孩子的教育任務。

  早些年學校的條件非常艱苦,大部分老師每天要走幾十裡的山路上下班,下雨天都不敢打傘,因為路途太長,一把雨傘反而成了負擔,很多老教師都因幾十年的如此往返累出了嚴重的腿疾。

  為解除教師食宿的後顧之懮,樊校長天天蹲守在縣教育局門口,積極溝通想辦法解決困難。2013年,縣政府投入了大量資金新建了教師周轉房、翻建了鍋爐房、成立了食堂,還增加了各種功能教室、添置了大量教學設備,配置了現代化教學設施。

  三年前,樊校長退休後,仍然多次返校,關注學校發展,關心困難教師,積極獻計獻策。前衛校的老師們說,在學校新建宿捨樓期間,老校長主動到校擔當義務質量監督員,從開工到竣工,從早到晚,盡心盡力……

  不久前,樊校長走了,在兒子眼裡,父親是個完美主義者,學校的大小事務都要事必躬親,哪怕在病危期間,躺在病床上還時刻掛念著學校,關心著教師,每次和學校的老師通話都一個多小時,作為兒子心疼地勸說父親:『你都退下來了,就別再操心了。』父親則訓斥說:『你懂啥,前衛學校就是我的家,只要我活著我就得管。』

  彌留之際,樊校長曾說,『我的夢想啊,是時光可以倒退幾年,讓我再為學校多做一些事。我好想在這個好時代,繼續當好鄉村教師。』

  從鄉村教壇上執著堅守,到新生代教師主動湧入;從期盼待遇提高,到希望城鄉教育均衡,一代又一代鄉村教師,見證、經歷、參與著龍江鄉村教育事業40年的發展與進步。

  四十載風雨兼程,一代代鄉村教師為他們腳下的這片熱土奉獻著愛與智慧,以教書育人來改變鄉村孩子命運、改變鄉村發展面貌,猶如一塊磚、一片瓦,甚至是一粒沙,為龍江教育大廈的高高矗立而默默奉獻。

責任編輯:李玥
頻道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