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黑龍江  >  黑龍江省法院  >  法院動態
搜 索
黑龍江法院首起大法官辦理執行案件紀實:《破局》
2018-10-11 16:31:26 來源:黑龍江法院網  作者: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一起特殊的執行案件,一場難以突破的僵局,深夜中調解,大法官辦案。黑龍江法院首起,由大法官辦理的執行案件紀實《破局》省廣播電視臺,新聞法治頻道《真相》播出。

  這起案件是黑龍江法院第一起由大法官親自辦理的執行案件。其實,為了讓這起案件有個圓滿的結果,早在幾個月前,中華人民共和國二級大法官、黑龍江高院黨組書記、院長石時態與合議庭成員,已經反反復復、不分晝夜地為雙方進行了多次調解。那麼,這起案件究竟有什麼特別之處,讓大法官石時態如此重視呢?我們還得先從一處位於哈爾濱市香坊區的樓盤說起。

  【案情簡介】2013年,隨著哈爾濱城區的向東擴延,大連安華投資有限公司與黑龍江省香坊實驗農場、哈爾濱建富經貿有限公司簽訂了合作協議,合作開發位於哈爾濱市香坊區的東鴻藝境項目。但由於一開始香坊實驗農場資金方面緊張,導致他們無法支付合同約定中本應他們承擔的相關費用。

  【法院判決】香坊實驗農場向大連安華公司償還本金1.29億元及利息。雙方均未上訴。但此後一段時間,香坊實驗農場一直未能籌集到資金償還這筆債務,而大連安華公司急需回籠資金,於是安華公司向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

  為何由大法官辦理?

  合議庭為何捨易求難?

  雖然這起案件事實清楚,要強制執行的話,難度並不大,但考慮到案件執行總標的額超過2億,如果只是簡單機械地強制執行,必然會影響雙方合作關系甚至香坊農場未來的生存空間,進而影響到黑龍江省的經濟發展環境。

  於是,石時態決定擔任審判長,與省高院執行一庭庭長、三級高級法官曲巍,副庭長、三級高級法官劉國安組成合議庭,共同辦理這起被省委政法委列為掛牌督辦的重大執行案件,盡量實現執行和解,但這樣一來就大大增加了合議庭成員的工作量。

  由於欠款本金達到了1.29億,如果按照判決中24%的年利率計算利息,那麼作為被執行人,香坊實驗農場方面僅要承擔的利息就超過了一個億。所以,香坊實驗農場方面強烈表達了對利率的不認可,這也是香坊實驗農場方面提出請求在法院主持下進行和解的原因。

  這起案件早在一年前就可以通過強制執行的方式結案。不過當時法院並沒有這麼做。這又是怎麼回事呢?

  原來,在2017年的時候,申請人得到消息被執行人賬上到了一筆1.2億元的款項,非常迫切請求法院凍結。但被執行人說這筆錢是安置回遷戶的。經了解,香坊實驗農場確確實實將這筆錢用到回遷安置工作中,並向法院提供了相關憑證,申請執行人也理解並認可了法院做法。法院合議庭認為,安置員工是一種生存權,而生存權是一種上位的權利,考慮到這筆錢的特殊用途,就沒有采取強制措施。

  再一次暫不執行?

  能否實現合作共贏?

  為了盡快實現申請人權益,查清被執行人的資產情況,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加緊了對被執行人財產線索的查找工作。2017年7月,東鴻藝境項目引起了合議庭的注意。原來,申請執行人安華公司與被執行人香坊實驗農場在合作的東鴻藝境項目上分別佔有51%和40%的股份。

  法院決定凍結香坊實驗農場在該項目上的股份。凍結股份後,合議庭成員通過實地走訪、多方詢問,最終了解到,香坊實驗農場所持有的40%股份,有著非常可觀的分紅。所以經過綜合考慮,合議庭又一次決定暫不執行。

  從合作共贏的角度出發,申請執行人對法院這一次的暫不執行表示支持。也正如合議庭之前預想的那樣,這40%的股份給香坊實驗農場帶來了巨大的紅利。截至2018年初,分紅收益已經折抵執行款1.4億多元。目前,法院凍結的分紅款也已經能夠償付剩餘的利息及遲延履行金。

  利息該怎麼算?

  雙方各執一詞,協商陷入僵局!

  就在此時,香坊實驗農場向法院提出了執行和解的請求,希望對方能免除執行款中的利息部分。按照香坊實驗農場的說法,雖然他們欠大連安華公司本金1.29億,但大連安華公司也沒有按期向自己支付項目分紅。自己欠款要算利息,對方不按期支付分紅也要算利息和違約金。那麼,香坊實驗農場提出來的方案能得到對方的認可嗎?合議庭會給他們怎樣的建議呢?

  審判長石時態認為,無論是從保護國有企業生存發展角度考慮、還是從維護黑龍江營商環境角度考慮,辦理這起案件,絕不能簡單機械地強制執行,而是要盡可能爭取執行和解,以實現共贏。

  申請執行人大連安華公司與被執行人香坊實驗農場之間有兩筆賬得算。就這起執行案件來說,被執行人香坊農場欠申請執行人大連安華公司本息大約是2個多億,而在案外,申請執行人大連安華公司滯留被執行人香坊實驗農場的分紅款也達到了2個多億。

  香坊農場的態度是:你給我算利息,我也要跟你算利息。在這兩個多億分紅款裡,從項目開始盈利到法院凍結期間的那部分,要算利息和違約金也不少,但如果對方在欠款利息上減免,自己就不追究分紅的利息和違約金了。

  香坊實驗農場表示,如果對方不能在利息上減免,那麼自己將就分紅方面的問題,另案起訴大連安華公司。審判長石時態預感到,香坊實驗農場提出的有可能發生的另一起訴訟,或許就是雙方達成和解的突破口。於是合議庭又約談了大連安華公司。

  安華公司承認,他們確實沒有向香坊實驗農場支付項目分紅,原因是他們用香坊實驗農場的分紅款直接衝抵了欠款,這樣算下來,香坊實驗農場要承擔的利息不是1.1億,而是減少到了8100萬。

  但香坊實驗農場並不認可這種說法,不過,農場方面還是表示,他們願意以此作為基礎,進行進一步的協商。鑒於雙方都開始讓步,合議庭決定,在原定於8月20日晚召開的最終和解協調會之前,先為雙方組織一次面對面協商。

  協商會在雙方合作項目東鴻藝境的銷售中心進行。通過交換意見,香坊農場方面感覺到,請求對方全額免除利息似乎不太現實,於是他們提出了按銀行同期貸款利率計算利息,但大連安華公司依然不認可這種方案。協商陷入僵局。

  歷經四個小時調解

  會議室掌聲響起

  結合雙方之間的兩起經濟糾紛和實際情況,審判長石時態代表合議庭提出了一個比較科學的折中方案。但在這次座談會上,雙方還是沒有再作出實質性的讓步,在利息減免問題上,雙方還有6000多萬元的差距。此時,距離原定最終和解協調會開始還剩不到3個小時。

  香坊實驗農場:合議庭提出來將利息減半的調解意見,我代表香坊農場表示完全同意接受這個意見。

  大連安華公司:支付給農場的利益我們沒給,農場要進行維權確實有道理。但提出的這個方案,我們接受起來確實比較困難,一兩千萬不是個小數目。

  香坊實驗農場:如果調解不成就要強制執行,就會導致另一個訴訟必須啟動。

  局面一下緊張了起來。合議庭本希望通過這次法院主持的和解,找到一個雙方都能接受的平衡點,將這起執行案件和分紅糾紛一次性解決。沒想到,雙方突然提到要就分紅問題另案訴訟。很明顯,這不是能順利和解的信號,這讓在場的合議庭成員都捏了一把汗。

  黑龍江高院執行一庭副庭長劉國安:要是調解不成,按判項依法執行,之前的工作就都白做了,浪費了很多司法資源。

  黑龍江高院執行一庭庭長曲巍:和解的這件事,雙方意見差距太大,那就意味著他們接下來的合作無法繼續。

  面對雙方僵持不下的局面,考慮到另案起訴對雙方未來帶來的影響,審判長石時態開始對雙方在這起執行案件中的利弊進行耐心細致的分析,兩個小時後,局面終於有所緩和。

  大連安華公司:我們可以適當的減一個點、兩個點,兩個點就是800萬。

  香坊實驗農場:你再考慮一下,減去1600萬吧。

  大連安華公司:你得讓我跟股東有個交代。

  香坊實驗農場:減3000萬吧,我承擔203萬的起訴費用。

  大連安華公司:2000萬吧,我們再讓400萬。

  香坊實驗農場:我們特別希望不再打另外一個官司。

  歷經四個多小時的時間,會議室裡終於響起了掌聲。雙方在合議庭的主持協調下,一致同意,在8100餘萬元利息的基礎上再減少2800萬。這次和解,為被執行人香坊實驗農場減少了5000多萬元的還款壓力,也化解了安華公司因未能將項目分紅按時支付給香坊農場進而承擔巨額違約金的危機。更重要的是,作為項目合作伙伴,兩家企業終於冰釋前嫌,兩雙手再次緊緊地握在了一起。

  這起由省委政法委掛牌督辦的重大疑難執行案件,在由大法官石時態帶領的合議庭的共同努力下,終於打破了這場持續多年的經濟糾紛僵局,以執行和解的方式圓滿結案。那麼這一次大法官辦案,產生了怎樣的深遠意義呢?

  黑龍江大學法學院憲法行政法教研室主任李岩松:這個案件起到了非常好的示范作用,不僅完成了在司法審判當中的最終要求,還對社會經濟發展起到了更好的推動效果,發揮出了司法效能的最大功效。

  這起案件最值得我們肯定的地方就是,如果按照原來的判決直接執行,可能從法院工作角度看,不會增加這麼多的工作量,也不會增加這麼大的難度,但法官選擇了一條更為艱難的案件處理辦法,要比簡單的一刀切的執行效果更好。無論是對當事人還是對未來的社會經濟發展都起到了最大的效果。

  通過這起案件,我們看到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二級大法官身體力行,在維護司法公正和推動地區經濟發展尋求平衡,看到了司法工作者的責任與擔當。

責任編輯:趙紅星

【東北網專欄】黑龍江省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