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 東北網  >  東北網黑龍江  >  社會萬象  >  現場
搜 索
賓縣松林林場一養豬戶反映:有人沒經我同意把我的種豬宰殺了
2018-12-06 10:48:31 來源:生活報  作者:王萌
關注東北網
微博
Qzone

  生活報12月6日訊 前些年,大興安嶺的養豬戶張艷秋引入了一些鄂東黑豬種豬並在當地養殖成功。隨後,她又帶著一批種豬來到賓縣的一個林場安家。僅過了一年多,就在她離開豬場一段時間再回來時,竟發現自己的豬都不見了蹤影。此事的知情人、賓縣林業局松林林場的前場長劉栗君表示,是養豬戶『自己不想要了』。張艷秋卻說:『你說我不想要了,你能拿出證據嗎?我不想要了,也是我自己做處理,你們有什麼權利殺我的豬?』

  現場:遍地豬毛殺豬時的血跡已變黑

  11月22日,記者來到了張艷秋的養豬場。

  她的豬場在賓縣國有林業局松林林場的山根底下,靠近賓縣賓州鎮友聯村永豐屯,路口的指示牌顯示為『賓縣野豬樂園農業科技有限公司』。

  打開養豬場的大門,院裡被一片白雪覆蓋,看不到豬的影子,院子裡用木柵欄圈起的豬圈全都是空的。張艷秋說:『以前這些圈裡都是豬,冬天在白雪地上黑豬一堆堆的,可好看了。』

  豬場中間的位置是一排平房,這是辦公室,張艷秋說是他們豬場的員工一起建的。『現在連門鎖都給我換了,我的辦公室我連門都進不去。』

  院子裡有一口大鍋,在鍋的周圍把雪清理開,能看到殘留的一片片豬毛。

  辦公室一個敞開的小門,通往地下室,放著一個鐵桌子。

  張艷秋說:『這裡就是殺豬現場,這是他們殺豬用的架子。』記者在現場看到地面非常髒,有一片片的死蒼蠅,『夏天的時候還能看到豬血,現在血跡都變黑了。』

  工人:林場的人來乾的現場就殺豬褪毛

  就在記者在辦公室外面調查的時候,一個窗戶忽然打開,從裡面跳出來一個豬場的工人。張艷秋告訴記者,他是養豬場的留守人員,姓伊。鎖芯換了之後門被撬壞了,從裡面也打不開,只能從窗戶進出,殺豬的時候他正好在場。

  去年12月前後,張艷秋回家了一段時間,因為大興安嶺也有一個養豬場需要打理,這邊的豬場就交給了老伊等其他幾個工人管理。去年12月末,她回到豬場卻發現,自己的豬一頭也不見了。

  『我問他們幾個工人,我的豬呢,他們說不是你讓林場的人把豬都處理了嗎?我說我啥時候讓他們處理了。』張艷秋說,『因為這個豬場在林業的地界上,也算是一種合作關系,林場的人有時也過來幫忙,所以他們誤以為是我讓處理的,都沒當回事。』擔心工人說謊,她又私下向永豐屯的村民打聽了一下,村民的說法與工人的說法一致。

  記者現場采訪了伊師傅。據他介紹,殺豬的人裡有幾個他能認出來是林場的。伊師傅說:『殺豬的人帶著棍棒和網子,豬回來後用於抓豬,在院裡還支起了大鍋,現場就殺豬褪毛。』

  養豬場場主:被殺的有不少種豬有的還帶崽呢

  據張艷秋介紹,她養的鄂東黑豬是南方的品種,經過適應性的馴化,終於在寒地引進養殖成功,在大興安嶺地區她有一個更大的養殖基地。2016年,張艷秋來到了賓縣的松林林場。張艷秋說,經過一年的養殖,她的豬群已經達到三百多頭,其中217頭種豬是從大興安嶺那邊運過來的,150頭小豬是新繁育出來的。『最可惜的就是這217頭種豬,對我的豬場是嚴重的打擊,有些種豬都已經帶崽子了,都讓他們給我殺了。』

  張艷秋說,事發之後,她找到了原松林林場的場長劉栗君,將近一年的時間,對方始終也沒有說法。記者近日找到了原松林林場的場長劉栗君,他起初表示不知道張艷秋的豬的事情。但張艷秋出示了今年10月16日她與劉場長的一段短信溝通記錄,記錄顯示:

  張艷秋:我的豬錢啊。

  劉栗君:……剩下的也沒賣錢,殺了在冷庫放著呢。

  據張艷秋介紹,她此後還多次催過款,但是沒有得到過一分錢。

  殺豬人:場長告訴我們她不要那些豬了

  11月29日,在賓縣林業局的會議室,記者對劉場長再次進行采訪,他終於承認知道養豬場的事。他還找來了另一個相關人小楊。

  劉場長說:『張艷秋是通過朋友介紹過來的,她提出想在林場裡養豬,正好小楊的哥哥在林場裡有塊承包林地有空地,就把她引進來了,就是現在所說的豬場。她說是林場職工把她的豬殺了,這件事情肯定不存在。』

  不是林場殺的,那麼張艷秋的豬都哪去了,張艷秋提供的雙方短信記錄又怎麼解釋?

  劉場長說,『她自己說她的豬不要了,讓我們愛咋處理咋處理,我就把這些話轉告給了小楊。』

  現場小楊承認了殺豬的事實。小楊說:『張艷秋的養豬場原來是塊空地,但是後來我家希望把這塊地騰空乾點什麼。因為是劉場長介紹來的,就找到劉場長讓他聯系。原本我們希望她把豬運走,或者是牽到別的地方存放,後來得到劉場長傳的口信,她不要了讓我們處理,我們也真是沒辦法,只能殺掉。』

  他告訴記者,印象中豬場裡當時沒有那麼多豬,可能也就是六七十頭。殺了之後原想賣點費用,因為我先期也是有投入的,可是到現在也沒賣掉。剩下的一部分小豬沒殺,賣給其他的養豬戶了,殺的豬都在冷庫呢,打成包裝是五百多件,一件是兩公斤多。』

  林場原場長:這事兒和林場沒關系建議走司法程序

  但是,對於劉場長的說法,張艷秋表示不認可,她否認和劉場長說過這些話,『既然劉場長說我說過這些話,那就請他拿出相關的證據。』記者采訪劉場長,其表示過了將近一年了,沒有證據。『你拿不出證據,我的豬又確實被殺了,這個損失誰來賠?』張艷秋說。劉場長表示養豬戶丟豬和林場沒關系,他建議走司法程序,由法律進行最終的判斷。

  12月4日,記者與賓縣警方取得聯系。賓縣公安局新立派出所的負責人表示,張艷秋於上周向派出所報案,報案的內容是丟失了3百多頭豬,『由於事發於去年年末,時間久遠,案情復雜,仍在調查之中。』

責任編輯:姜繼周